2009年11月17日火曜日

出差

我出差的經驗不多,但短短的三年內去了荷蘭與義大利,加上韓國的研討會以及明年在法國的演討會,我想大概用公費可以出去這麼多國家的留學生應該不多吧?不過每次的狀況都不太相同,但可以分享一下日本人的出差方式,絕對有他山之石可以攻錯的。

出差的因緣則不得不說起指導教授,我想應該以一個月三次國外出差的頻率來算應該相差不遠,算起來一年出國絕對有30次以上,有時還難得看到他出現在學校。不過相對的我們也雨露均沾,應該大部分的研究計畫與工作坊都是跨國級,所以參與的人都會有機會出國出差。所以我的經驗也僅侷限在學校計畫上,企業的狀況則不太清楚。

這個出差,首先要寫計畫書,一式三頁,包括出差行程,計畫內容與契約書。每天行程裡包含幾點出發,到當地的每天活動行程與移動,不含六日。實際上到了當地就是照表操課,連移動的時間都會算得清清楚楚。最後則是依計畫名稱(也就是出錢的單位)說明自己出差的理由與計畫,皆無虛假,最後在契約書上簽名畫押。

機票就不要說了,每天的移動,住宿與餐費皆以三區域為區別,A區是韓國,中國,台灣與東南亞國家。B區是美洲,包含北美與南美。C區是歐洲與非洲。費用大概就是可以讓你吃住,絕非豪華也不會虧待你,恕不能直接說多少錢,不然早以洩密之名押入大牢。但上次去歐洲還可以順便留點零用錢買禮物,就知道應該是不少。

最絕的是,當地的費用不用實報實銷,照天數算。但證實你有去的方法則是用登機證的留存聯,如果沒有的話則要自己負責機票的支出。如果不幸遺失的話,則要你上頭寫保證函,一樣畫押才能夠證明你有去。

講了這麼多,其實是想要討論制度面的問題。最近日本政府在改朝換代,民主黨在抑制開銷上也對科學研究經費的出差費用進行檢討。許多日本教授的Twitter上都寫著,出席國際交流活動,包括研討會與論文發表是先進科學研發上不可欠的一環,強烈進行反對。一方面也對傳統的計畫中包含出差項目進行檢討,甚至以後會將出差業務獨立出來,由專家幫助科研人士進行旅程的安排與相關事務的處理。

我難以得知現在台灣產官學界的出差情形,但不諱言許多場合台灣的政府官員都將國外出差視為旅遊活動,回台後的報告書也是像小學生的暑假作業一般交差了事。這樣的現象對某些認真進行研究與討論活動的學者不盡公平。參加研討會半天交差了事,其餘時間作樂也時常可聞。


所以在這個時候,好像才真的了解到什麼叫做法治,而什麼叫做人治。如果沒辦法作到法治,要論產業升級或是研發向上,才覺得貽笑大方。所以,當看到又一次要寫出差計畫書,我又突然想起來這件事情,在這裡記下。

後記
補充資料(ノーベル賞受賞の野依氏憤慨 事業仕分けで「スパコン世界一」を否定)裡說到,某些科學政策的目標過於不切實際,例如世界第一快超級電腦的補助,就被某些委員說世界第二不行嗎?為什麼一定要第一?對某些科學家來說,失去這個目標等於失去科學研發的目的,也難怪以技術立國的日本,在經費削減下也難逃「科學技術還能夠維持優勢嗎?」的感嘆。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