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日金曜日

職人(轉貼孫小毛的文章)

前言:裡面的小辣就是我,但是請不要問我為什麼叫小辣,因為我也不知道 XD
--

有一陣子,我很討厭「師」這個字。然後很意氣用事的跑去喜歡「匠」。

後來覺得,不管師或匠,喜歡或討厭,都只是自己心理狀態的投射而已。



今天一回到家,蔡小辣就很興奮的跟我說他今天在理髮店跟老闆的對話。

他說他先跟老闆聊了おもてなし,直譯是沒有表面的意思,文言一點就是表裡如一,

因為他最近學到這個字。

後來又聊了很多(真的很能聊耶XD),還玩起了心理測驗。

然後老闆說,「我們做的,就是類似錶框的工作。」

聽到這裡,我覺得老闆實在太酷了,而且思考得微妙貼切。

「當一個客戶,出了一個題目,或下了一個指令,你要怎麼去完成。」這是他每天在做的事。

當客戶說「我要剪短。」這麼單純的一個指令,你要自己去掌握,客戶的短,是什麼樣的短。

當客戶說「我要剪清爽一點。」會說這句話的人,跟會說「我要剪短。」的人,

他們之間的差別是什麼,你要自己去體會。

「每個人的美感經驗都不一樣,你覺得美,他不一定覺得美。而客戶心裡想的美,又是什麼?」

老闆說..

「我也不覺得表裡如一,真的就是沒有表面,而是心能不能通,通到本質的部份。」

「我們無法改變畫的內容,也不是能被改變的,我們不能解決客戶的問題,只能去了解。」

「.....這就是我們髮型職人在做的事。」最後這一句,讓我覺得「職人」用在這裡,

讓我打從心裡對這兩個字產生敬意。

小辣說,他覺得他上了一課。

據說這堂課裡還互動了一些「行動心理學」的知識。我不禁想像,

老闆平常都在看什麼樣的書啊XD。

師也好,匠也好,職人也好,怎麼稱呼或被稱呼,都不是重要的事。

重要的是怎麼去對待人跟事物的本質。

雖然老闆總是給我「あわてて」(神經兮兮,反應巨大)的感覺,

幫我剪頭毛時還會自己嘴裡碎碎念,自己看著我的頭微笑,

他不像那種電視上演的「沈穩內斂,遊刃有餘」,不太說話卻光芒萬丈的職人,

可是他今天的演出,簡直酷斃了。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