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7日土曜日

淺碟型加拉巴哥症(二)

今早剛好看到這篇文章:元サムスン電子常務・吉川良三氏「日本がものづくりで韓国に負ける理由」,剛好呼應現在日本的危機。吉川先生是在1994年到2004年在SAMSUNG擔任常務,類似於台灣企業中董事的職位。而過去十年,正是三星電子轉換到SAMSUNG國際性品牌的重要時刻。

吉川先生認為日本在製造業上輸給韓國有幾個原因:第一是日本獨特的技術在國際化中,並未產生任何制定標準的效果。也就是說,不管是鐵路(新幹線),瓦斯,地下水與電力系統都幾乎是日本所獨立策劃的,品質與水準都很高的情況下,卻不能適應國外的環境。比較起日本重視技術能力,韓國則重視合理性,在成本與時程上的控制要符合各方要求。重視合理性的原則,讓韓國在製造業上,不見得要自己的技術,但一定找到最好的切入點。在國際競爭下,自然容易獲得現在經濟成長國家的認同,而在中國,非洲與東歐國家獲得大部份的利益。而日本在堅守自我規格的情況下,成本上並不能獲得這些國家的青睞。

第二是政府與企業的戰略。SAMSUNG在國際上與韓國政府的關係密不可分,政府積極的幫企業找尋投資機會,企業也以高度成長回報給韓國政府巨大的稅收,這兩部份的關係,擺脫了官僚體系與自我中心的立場,也同時造就了韓國企業等於 SAMSUNG的印象。

當然日本也不是坐著給人家扁好玩的,所以經產省(類似台灣經濟部)策劃了五個戰略,分別是環境,能源,文化,醫療與健康,先端技術。這裡不贅述,只是可以看到日本的製造業已經到了窮途末路,國際化變成極大的課題。於是日本第一購物網站樂天(Rakuten)月初將企業內的官方語言改成英文,以及擴大外資投入等等。

當然也包括了設計。設計的技術與設計的思想必須要並進。不對,不只是並進,而是要思考如何糾結並找出適合的分工方式。絕對不是分成設計與工程是這麼簡單,而是新的方向,一種能夠看到未來的方向。

話說回來這個名詞「淺碟型加拉巴哥症」,實在太饒口。我用另外一個形容詞來講這件事情。

也就是「醬油碟子」。

台灣的中小企業就像一個個的「醬油碟子」,之所以不是大盤子是因為每個中小企業只能維持一定的生產機制,且不是關鍵技術。零組件,加工,代工都只是賺辛苦錢,而且沒辦法得到一競爭能力,因為只要有更便宜的生產基地出現,醬油碟裡的醬油就全部給其他盤子倒下去了。更慘的事情是,因為自己只能固守這樣的小醬油碟子,有時出現沒辦法用醬油的料理,就一點用也沒有。

設計與品牌雖然是關鍵,也是如何脫離醬油碟子的答案。但我不覺得這個答案只是唯一的解答,設計不是種能力而是種智慧。換句話說沒有想過的設計在這個代工體系中出現得非常頻繁,但設計師本身有時也沒有特別認真想過。尤其是年輕設計師,如果只想要拷貝國外成功經驗是很危險的,帶有幻想的做事方法也是很危險。

我想的是,如何把醬油碟做得漂亮,又有感覺。每家企業能夠以獨特的感覺出現,也能夠在世界上得到一定的評價。心目中理想企業像是趨勢,MAXXIS或是捷安特,即是把醬油碟做得很漂亮,不要刻意把醬油碟坐大,而是用比較獨特的角度推敲該怎麼讓他變漂亮,則是擺脫業績上,過度依存量產(大盤子)的致勝關鍵。

答案快呼之欲出了,但我相信會有人悟道成功,要不要猜猜看是什麼啊?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