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1日水曜日

淺碟型加拉巴哥症(三)

繼續下去這個話題,都讓我覺得這個Blog快要走向經濟評論的方向。不過我經濟學被當過,也不是很努力學習,所以還是要回到設計專業,不要繼續野人獻曝才好。

但另外一方面來說,設計師中還滿高比例對經濟,行銷或是理財有興趣。推敲起來原因不外乎是設計專業有時效性。超過一定的年齡還在做設計師已經不能成為一條路,除了激不起熱情之外點子也好像蒸發了一樣想步出什麼有趣的事情。於是乎在台灣的環境下做純專業設計師不是一條好路,許多人都會往管理職走,在許多大頭陸續出任副總級的職位下看來,對每個設計師努力的目標設定又多了一個。

不過我沒有設計過什麼像樣的產品,這幾年也只有在設計研究上下功夫(話說都快忘了怎麼建模)。也沒有資格批評現在線上的設計師,很多同學也漸漸的在業界站穩腳步,實在很棒!有時候我也感覺到另外一個隔閡正在產生,這可能是有些問題存在。例如我們在學校就會有業師跟老師的分別,業師指的是業界的前輩,對實際存在的設計問題非常有經驗(比如說機構與比例大小等等),但學校的老師指的就是理論專攻的老師。在過去專業分工底下這樣的分法不見得錯誤,相反的也正有好處。

但學生自有分類,很多時候我們會覺得業師非常得人心,許多實際上會發生的問題在設計階段就指正出來,會讓我們學生覺得有學到工夫。相反的學校老師出的意見就有點不合時宜,甚至還滿天馬行空。這不得不讓我想到日本的設計教育,實在只有很少比例的老師是沒有經歷過業界訓練就進到學校,這也許跟日本承襲德國的技職教育理念有非常大的關係。但台灣是走包浩司(Bauhaus)的工匠精神,再而轉向設計代工的兩極,時空背景實在不能相提並論。

重點是,業師所提供的顯性技能(Explicit Knowledge)在純然無知的學生中,容易產生影響,因為他又實際,又容易理解。老師所提供的隱性技能(Implicit Knowledge)則是在觀念的啓發與未來的選擇上,或許可以說是培育某種價值觀,現在看不到,但未來會深受影響的觀念。

像我研究所的老師,曾經跟我說一句話,到現在都還很受用。他曾問我,你覺得設計最重要的是什麼?

我回答「能賣得出去的產品」。「不對」。「造型好看」。「不對」。

想了許久,還沒有正確答案的同時,他跟我說,「安全」。

一個安全的產品,除了能減少企業的負擔,也減少許多人的負擔。換句話說,一個不安全的產品除了造孽之外,還會造成損失,真的一無可取。這樣的思考方向,在隱性中暗自指示了我的思考,最先要確認的是安全性,再來才是市場或是製造。雖然非常簡單,但這種哲學般的思考,對每個正在學習設計的學生來說,都是很重要的吧。

而且,不管是業師或是老師,都對這樣的思考方向沒有意見才對,這樣才是我想要做的設計研究,一個橫跨業界與學界的範圍,一種思考體系。

也就是破除醬油碟子的宿命,極妙的設計思考體系,除了正當化設計決策之外,也帶領了企業走向以人為基礎的範圍,我想大家都要一起努力,另外一種寧靜革命。

最後,這篇不是要解答上篇留下來的問題。因為我想跟大家一起思考。在9月24日ー10月2日我會回趟台灣,希望有興趣的機構(學校的研究室也無仿,歡迎設計,媒體或行銷方面的研究室)連絡,我會分享在日本做過的專案以及未來設計研究的方向等等,請以以下格式寄給我。

機構名
可運用的時間
預定參加人數
連絡人
連絡人職位
連絡人電話與電子郵件
對分享內容的期望
交通費等可支付費用(雖然是免錢的,但至少幫我付個車費吧)

會個別回信。(P.S 抱歉忘了附上連絡E-mail: tungjentsai(at)gmail.com)

我想要打破醬油碟子,或者是說,我們來作個新東西吧!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