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8日土曜日

新年舊希望

就在大家歡度新年的時候、我正在看著博論的初稿發呆。

同時、我也打開了自己曾經寫過的筆記、看了之前的blog、一直想要找出我在這幾年到底在「互動設計」裡找到了什麼?在一堆雜亂之中、我還真的覺得有耐心看完的人真厲害、說到底其實是無關緊要的事情。

真的是無關緊要、我為何要反對現存的設計體系?為何想要找出設計與其他知識領域能夠糾結的真意?為什麼在大家質疑之下還是做了一堆Workshop、展覽與Prototype。這根本就不是博士生應該做的事情、如果在一些人的定義下、我應該去找出最微小的點、然後求突破、換個方法也好、換個對象也好。你做電腦的人因、我就去做手機的人因。如果手機的人因有人做了、那我就去作ATM、自動販賣機、微波爐、飛機上的娛樂設備等等。反正換著主題就好。

為什麼要做些虛功?

因為我們很少作虛的事情、知識的事情、或者是說思考的事情、基本上都是虛的。

如果說思考可以明確的佐證、就好像設計一個作品必須要有什麼「思考性的理由」、這點我是不相信的。有時是看到一個景象、有時是想到一個點子、有時是配合市場需求、總之這個理由總是存在、但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認可。理由是虛的、而且有絕對的多樣性。

而且這個世界總是充滿的多樣性、身為一個在設計知識體系的小小研究者、我只是知道必須要「尊重(respect)」這個多樣性。

這也是我取博論的題目的原因。題目是 「A Design Framework For Human Interaction in Product-Service System」、我想寫的是「一個」架構、當然這個世界可以有很多架構、也可以有很多方法、這些都沒有關係。

當然這整本論文也是虛功、算是個大的統整。就算寫完、也沒有對互動設計有多大幫助、因為可能是寫的姿勢不一樣、態度也不同、所以即使強調貢獻好像也不太對。就當作是個研究的延長線中的一個紀錄罷了、即使是寫完了、後面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這就是我的新年舊希望、把研究的事情繼續做下去、也歡迎大家繼續多多吐槽。

新年快樂!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