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2日水曜日

Vision Paper


Vision Paper的中文、翻成「願景」論文其實不太恰當。在找不到合適的中文名詞之下、只好繼續使用英文、請見諒。

Vision Paper是MIT媒體實驗室的石井裕教授、提及自己的論文「Tangible User Interface」成為人機互動(HCI)領域中被引用次數最多的論文時、同時提出的觀念。他指出可觸摸性界面已經成為未來人機互動中最重要的研究領域、「實體」互動應該要超越先前的「虛擬」互動、讓人跟電腦共生的理想得以實現。

此觀念(Vision)幫助研究者不僅僅是在虛擬空間中實驗各種互動的可能性、更使用一個可觸摸性媒介(media object)、將人使用虛擬資訊的方式進一步拓展到實體空間中。此外、在這篇論文中提出可觸摸媒介其實存在於人類歷史已久:從中國古代的算盤到各式各樣的器具、都是可觸摸媒介。在未來、具有運算功能的媒介將會代替大部份現在電腦的使用目的。

從這個觀念開始、石井裕教授成立了可觸摸媒體研究室、進行大規模的探索實驗。研究成果也廣泛應用在手勢辨識(Gesture Recognition)與資訊模擬環境上。每年更有一個世界性的學會「可觸式界面與內建互動(Tangible and Embedded Interaction、TEI)」固定舉行。台灣也有許多人參加過這個研討會、發表過一些基於可觸碰式界面的論文。

當然以上所舉的事例、都是從一篇Vision Paper開始。Vision Paper的重量、不是單單只有研究價值而已、它一定具有能夠實踐的能力。再進一步的說、它具有實踐未來預言的性質。不只可觸碰式界面而已、比如像是Mark Weiser的遍佈運算(Ubiquitous Computing、指未來每個物件都能具有運算功能)、或是John Berners-Lee的語意網(Semantic Web、指網路為有意義的語彙所組成的資訊環境、而不只有程式碼互相溝通)都具有相同的性質。

換句話說、所謂的Impact、有時就在於能否合乎「未來」的需求、而非「現在」的解決之道。或許說到未來有點虛無、但我們在有生之年內、已經目睹了多次革命。我們已經很少使用轉盤式電話、但這不過是最近25年左右的事情而已。

於是難保你現在腦袋想的未來、在有哪一天可能實現。而我們要問的是、你能想到多遠的未來?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