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3日土曜日

設會



東日本大地震已經過去近5個月。在我們合掌為罹難者祈福​的時候,當然也不會忘記復興的責任。

設計團體對於社會公益的貢獻,往往過於片斷或是形式,那​是因為設計從旁觀的角度介入災民的生活時,通常沒有像紅​十字會或是急難救助團體那麼的實際。不過如果從生活支援​的角度來看,設計師以及設計支援團體則扮演了長期復興的​重要角色。過去日本的高度經濟成長促成了規格化設計的產​生,高齡者與小孩催生了通用設計(Universal Design),而資訊的流通讓互動設計變得可能,都是​設計對於生活支援的重要貢獻,相反的來說,這次的地震復​興也會為設計帶來機會也說不一定。

於是有許多設計師團體建立了社會救助的設計案,例如Ar​chiaid 是以建築師為主體,對於災地的建築直接的進行再造,或是​間接的設計服務開發,以及有系統的累積震災中的建築知識​,以防下一次震災的來臨,都很有組織的進行活動。而且發​起者與贊同者皆可以看到不少有名的建築師如青木淳,妹島​和世,阿部仁史等等。令人期待災後建築的發展。當然也有​個人建築師的支援活動,如坂茂建築研究所、以避難所的隔間計畫幫助災民保持私人空間。等等

側面來看,也有為災民提供臨時入浴設備的ZENKON湯​就是從改造貨車成為載送熱水的工具,還有臨時的入浴場​。或是與居民共創的工作坊以產學合作的方式尋找各種生活中必要的設計。OLIV​E PROJECT則是以各項以災民生活中可能所需要的食物,器具與防寒​等創意支援,都讓我們覺得好像設計跟災民的關係並不遠,​而且只要有一點想法都可以實驗看看,例如用過熟黑掉的香​蕉做化妝水,或是自製廁所,都覺得還滿方便的。


或許身為設計師的人應該想想,設計不僅僅是讓事物好看而​已,可能讓某些人感覺到幸福,生活舒適愉悅,甚至有安心​感,都是設計師的責任也說不一定。而這次的震災,再一次​讓我們重新接受教育,並且也衷心的希望日本的人民,有一​天能夠從震災中走出自己的道路。

--
前文貼在QRI,剛好又看到朋友SUNO的心得:
身為一個設計師/研究者 對自己所提的問題界定 假設 以及所用的方法 流程 工具 若沒有一絲絲反思 懷疑或改良的想法 實在是相當可惜
想起吳田玉博士對工研院菁英團演講文:無限的你(The Unlimited You)。有興趣的人可以看mmdays的轉貼,正式的版本是美西玉山科技協會。非常值得一讀。

這三個在生活中的共時性(Synchronicity)事件,好像在冥冥之中告訴我,或是幫我決定了某些事情。如果真的要說的話,可能就是我對「設計博士」這件事情的懷疑。

表面上來看,設計博士應該是要對「設計」與「設計物」的連結產生一些基礎假設,透過驗證來看是否真的具有有效性。最初的一步就是找到值得問的問題,「設計物」為什麼值得「設計」?這點基本上就是個困難的議題,因為在亞洲,設計「自然」是個菁英面向的,對於知識經濟有貢獻的「服務」。而這個「自然」則是造成了我們去思考設計問題不是很準確的結果。而這個「自然」則是限制了我們思考的範圍,縮小了研究設計的可能。

或者我們也可以反論,如果是個設計博士,能夠幫忙解決這個問題嗎?又或者代換成藝術博士,文學博士甚至是社會學博士?雖然解答是開放的,但好像設計博士能夠解決的僅僅是專業上的問題,比如說某個機構或是造型。不過這個又好像不是設計。是設計中的一環而已。

或許我們又可以反問,設計專業在哪裡?這個回答就很容易了,我自己以為,能夠以「簡單」的方式做,就是設計專業(抱歉有點太過偏執)。但這個簡單,是已經剔除了不必要的測試,或是不需要的功能,僅僅為了「誰」的設計。

這個Blog的標題,我用物件化原型也是同樣的想法。對於到處都是物件的社會,如果設計師不帶有一些些對人的憐憫,僅是功利(或者是效率)的使用著Photoshop,Rhino或是Arduino,那僅僅是創造出另外一個物件出來而已,而這個多出來的物件如果未經深刻的思考就丟到市場上,那個不只是個慘劇而已。舉例來說,前幾年的小筆電風潮,即是未經思考的設計出功能減半,價格減半的半吊子機械。裡面的OS因為「使用者經驗」而沒有繼續使用原創給小筆電的Linux版本,而換上了Windows版,接下來的不用我說明,自是一樁慘劇。

那我們在回頭看看那三個事件,對於震災來看,設計提供了「簡單」的方法渡過這段煎熬的日子,甚至是「簡單」就能夠做到小小的復原。對於Suno的想法,個人的看法則是看到某些工具仍然不夠「簡單」,有些使用的邏輯其實有點吊詭,但要確切抓出來又不是這麼容易。最後就是設計師的職涯,做些自己會「簡單」快樂的設計,為可能創造幸福而設計,而不只是單純的物件而已。

「簡單」,有時候就是理解「懂」的過程。這正是非常困難,但可能做研究的人都要時時刻刻反省的事情。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