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8月14日日曜日

Do You See What I See?



上面的影片非常顯而易見的告訴我們知覺(perception)與視知覺(visual perception)對於個人所見的顏色,與他人所感覺到的顏色,都有可能不是同一個。也就是說,對於我們來說,河流普遍的都是藍色,但對於影片裡的非洲族群裡可能是白色,或是對小孩來說是黑色等等。

也就是明確的表現出知覺不僅僅是人類在生理上的感覺處理機構,主體牽涉到人種,年紀,性別或是能力(換句話說眼睛看不到的人可能會失去某些知覺,但實際上實驗卻仍然保有),客體的物件或是環境也跟顏色,深度(deepness),或是立體景深有關係。這些都是比較物理上,科學上的探討。

我們必須要知道感知(sensation)的來源,來設計並解釋某些現象。例如是紅綠燈的設計,我們為什麼要以紅黃綠三色?簡單來說就是波長的關係,紅色的波長比較短,所以傳達的距離比較遠,在遠方我們可能就可以看到紅色的燈亮起而採取某些緊急動作,而綠色則以安全或是放鬆有關係。

但這樣的現象也表現在許多媒體或是介面的設計上,大部份的電源的待機都以紅色為主,緊急通知也是紅色。指示性的燈號則以藍色或是白色等比教理性的顏色。如果我們套用這樣的色彩邏輯,對於大部份的人是可以接受並且遵從的。

這樣的「紅綠燈」現象,其實也帶給我們另外一方面的基於色彩現象學上的思考:如果我們在設計原型時,不以顏色為指引的方式,也就是不用螢幕或是LED,我們可以做出什麼樣的原型?限制色彩形成了另一個向度的自由,而這正是設計原型時必要考慮的一點。

換句話說,我們可能要假設某種程度上感知的限制,才有可能慢慢的抓到切入的方向。在刻意擴展人類感知的同時,同時也要想一下感知的限制在哪裡。比如說如果色盲要如何看「紅綠燈」,就是另外一個設計互動的方向。

所以,有可能你覺得有互動,但我不覺得有互動這句話可以成立,因為感知的方式不同。如果要做到普遍性的感知,那就要在特別限制的條件下產生,這就可能是某些媒體藝術的表現方法都在漆黑的房間裡,以限制住我們的視覺產生不同於平常的視知覺,讓觀看的人感覺「好像」有互動。但其實沒有,或者是說,我們被迫去產生互動。

我們被強迫產生不是真實的互動,這個互動僅僅是在你腦袋裡發生了神經元傳導上的嗎啡現象,不見得真實。而真實的互動在哪裡?


我也想知道。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