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6日木曜日

梅棹忠夫:文明的生態史觀


忘記是哪一次的聚會,提到了「設計」的思潮好像都來自於北半球的溫帶國家,例如日本,美國與歐洲(北歐三國),比較少發生在熱帶國家,或者是南半球的國家。對於這種現象,我就想到了梅棹忠夫教授所寫的「文明の生態史観(文明的生態史觀)」一書,不過很可惜沒有中文版(出版社趕快去談版權啊!)。

梅棹忠夫教授專攻人類(史)學,他在過去的田野經驗中找尋一個問題的答案:為什麼日本可以獨立地自成脈絡於世界發展之外?要解答問題的過程中出了幾本震撼日本社會上的經典思考作品,例如「情報の文明学(資訊的文明學)」,「知的生産の技術(知識生產的技術)」等等,當然也包括了本書。

在本書中,從生態觀(ecological view)解釋了自然地域的角度,日本為什麼與世界各國的發展的關聯性,分為第一地域(舊世界)與第二地域(新世界),從以下的圖片可以觀察到有所不同:



首先,第一地域分為
  • I 中國文明
  • II 印度文明
  • III 俄羅斯文明
  • IV 地中海文明
此四大文明中間的乾燥地帶,讓人類的文明流通形成障礙,也造成了此四大文明的各自發展。在過去的兩次世界大戰中,讓舊世界的殖民文化消失殆盡,也造成帝國主義的分裂,例如鄂圖曼土耳其帝國,俄羅斯帝國跟當時的中國清朝帝國。然後是新興國家的成立,例如東歐與東南亞等邊陲地帶,但是還是脫離不了舊世界的藩屬地位。

接下來他解釋了日本(極東)與歐洲(極西)之間的關係,均是從內部發展新思想。這個觀察也同時可以解釋為什麼設計是從這些國家開始,主要是因為文化上急需要有創新的力量可以驅動經濟與社會發展(話鋒一轉,這也是為什麼要進行設計與社會課程的原因),再來是因為生態上無法依靠舊世界的自然資源發展文明,所以需要自己創造工具。

回來看看台灣的角度,雖然無法再跟梅棹忠夫教授求證,但依照這張圖,以及本書的邏輯,發現台灣的地位的確卡在極東(日本)與附屬國(東南亞)的三不管地帶,所以我們發展代工也是很合乎邏輯,首要原因是我們必須在世界經濟的夾攻(舊世界與新世界)下生存,於是在工業上我們必須走模仿原創的角度,不過也因為我們有封閉能力進行代工上的改變(製程與材料),所以各個代工廠,尤其是台積電,是這個觀察上的絕佳範例。

接下來就是將台灣的工業文明輸出,所以首先是向中國(舊世界)與東南亞(附屬國)輸出代工文明,然後我們持續的進行基於代工的研發。不過接下來的世界會如何?會不會倒向中國文明而對台灣定位進行拉扯,台灣想要走的品牌之路,正因為我們的工業文明發展非常不容易產生獨特的思考邏輯與文化,造成了模仿到創新的路始終不是很明顯。

或者我們可以再次回到一個基礎點,也就是從歷史與文化的角度,思考一下其實我們要脫離代工可能就是一條不可能的道路,也因為多年的經驗造成了台灣對於世界經濟的發展占了很重要的地位,有各國都垂涎的生產資源(看看台中工業區吧!),所以也許我們不需要別的國家幫台灣抓藥方,自己找比較快吧!

>> 梅棹忠夫 / Wiki
>> 文明の生態史観 / 書評(日文)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