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8日日曜日

遍地種菜之紹興大吟釀


From 臺大社會系吳嘉苓老師:協力滋養,遍地種菜

本學期很感謝吳老師給我一個機會可以合開「設計與社會」的課程,老師提攜後進實在不遺餘力,尤其是盡可能的尊重我的意見,真的是非常感謝。尤其是在臺大社會系小畢典上的致辭,讓我想起來當年讀「見樹又見林」所開始的社會學想像。

我想誰都希望台灣除了經濟成為已開發國家水準之外,在社會水準的部分更可以像北歐等社會國家看齊。不過就像老師在致辭裡所說的:
我們在哥本哈根街頭,四處看見男人三五成群愉快地推著嬰兒車,大批的上班族騎著腳踏車。丹麥1918年就確認了一天工作八小時的工時制度,1970年代就發展再生能源,現在是能源使用負成長而經濟繁榮發展的模範,1989年率先給予同性伴侶權益保障,丹麥的助產師享有崇高的地位、至今接生大部份的小孩。而丹麥人熱衷參與公共事務,平均一人參加五個公民團體。丹麥看起來很像是個社會學所說的「真實烏托邦」。
人民是頭家、多元文化、社會連帶,不是口號,是實踐,親身經歷,著實震撼。 我們頻頻詢問丹麥友人,這是怎麼造成的。她們常都不約而同地提到到一百五十年前,一些有志之士,倡議建立全民(特別是廣大的農民)自由入學的學校,用常民會講的丹麥文(而非哥本哈根大學所用的拉丁文),在菜園間施行公民教育。在1848年那個風起雲湧的革命年代,這股來自草根民間的培力,也成為丹麥廢除專制政體,建立憲政的重要力量。 當時安慰且鼓舞著我們的是,哦喔,原來需要一百五十年。我們的民主體制才剛開始不久,體質脆弱也屬正常,只有細水長流地深化、別無速成法。
精準的提出原來所有的奇蹟跟火花都是暫時的,我們需要更長久的,屬於人民,社會與制度的價值觀, 這些都跟我們的生活有關係。雖然種菜需要很長的時間,但我想更重要的是親近泥土所帶給我們的養分,而不只有蓋房子一途。如此的反思,我想是非常貼近台灣。
--
回過頭來「設計與社會」也有同樣的感覺。剛開始的時候,我們就打算(1)消弭「設計=實務」與「社會=理論」的框架,橫跨兩種不同專業成為具有共通意義的新領域(Transdiciplinary),而且新領域的方法論與應用都還沒成熟,最好的就是自己邊做邊想,俗稱穿衣服之中改衣服。

(2) 我們也想讓公民參與成為設計決策中的另外一種可能性。除了學運中我們希望同學由設計與社會的角度參與現場的設計之外,我們也規劃了「OPEN SPACE」讓同學自由形成團隊,最後的品牌識別與活動主題也是大家再FB討論,會場舉手(算是民主吧?)的方式同意的,突破設計只能專業參與的限制,尊重多元結果。

(3) 最後是一個半月不斷修改的雛形過程,我們讓原先不是設計專業的同學共同參與設計流程。所以從提案,Idea Sketch,Rapid Prototype,Fine Prototype的過程每次都修改一些,也經過「紹興茶會」形式,將團隊的雛形展現在居民面前,練習蒐集需求以及針對意見做修改。

不知道我們的遍地種菜實驗是否成功,但至少這些種子們表現得很棒!期待未來真的可以遍地種滿菜!

紹興大吟釀:設計與社會成果展 / Facebook Page [Link] / Project Website (Under construction)
鄭陸霖老師:ViewPoint DxS的跨界教育夢:感謝兩位教授與年輕同學們給孤寂的逐夢者信心  [Link]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