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9日木曜日

日常生活實驗室


image courtesy: http://cabinporn.com/post/97564979030

這個隨手寫的BLOG雖然命名成「慢板實驗室」,正是用「慢板」調整文章特性,過去在物件的原型裡文章寫得太快,太急,變得沒有重點,現在整個打掉重來也只是剛好而已。雖然我很喜歡物件的原型,但那已經變成是學生時代的體驗集,現在看來目標過大,做的事情反而很少,我們先緩緩,不說這個。

我到了今天早上,坐在公車上 聽蕭邦的第27號夜曲變D小調 ,看著路上趕著上班的人們,悠閒帶著孫子散步的阿媽,一邊跑一邊掏著書包的學生,突然有了瞬間的啟示(serendipity),我才認知到「慢板」原來就是「日常生活」的寫照,也才發現原來「日常生活」就是我從過去一直以來「設計研究」的理論基礎,基本上,我覺得設計研究不是在實驗室裡的東西,它應該更為入世, 更為輕盈,更容易讓設計者掌握。

試想著有這樣的一間實驗室,它不需要任何的設備(或者有一些簡單的記錄工具吧),也 不需要挑時間做實驗,而且資源取之不盡,那該是什麼樣子。每天我們起床,就進入了日常生活實驗室裡,從洗臉刷牙,整理衣物,煮咖啡,吃早餐,通勤,工作到休息的時間序列中,都是研究的材料。研究主題裡富含了網絡,物件,科技與社會之間的眾多問題,而且研究目的即是去找尋讓我們每天的生活過得更好的「問題」,以及「為什麼這是個問題」。 

「每一天」就是體現生活價值,「每一個地方」就是研究與實踐的場域,「每一次交錯」就是 時間與空間上的互動。或許有人覺得這太瘋狂了,如此大的議題該怎麼下手?那我得告訴你,「每一天」,「每一個地方」,「每一次交錯」都會反應在現象學(phemenology)裡,「每天生活(Daily Life)」其實是學術專有名詞。或者有人認為這不就是「現代人類學」的範疇? 不過我們的日常生活研究室,是要實踐動手的,可能與「人類學」可以一線劃開。 

像這樣的日常生活實驗室,可能得不到任何科研機構的補助,極端的說,即使這些科研機構想要補助也找不到名目。科學研究的目的在於解決問題,但是不主張發現問題也需要研究。更何況現在的專業分工之下,發現問題與解決問題通常是兩個團隊,他們彼此不相信在一個實驗室底下可以同時完成發現與解決問題兩方。 

你要說產值嘛,這更弔詭了,因為直到今天為止,有非常多研究來自於日常生活的觀察而發現了好的研究題目,但是這些研究成果並不會回來貢獻到「每一個人」的身上。研究成果需要經過許多流程,包含授權,再為了產線設計,設備產出,一直到通路才有辦法實現商業化的可能。而且這個流程就註定日常生活實驗室裡無法有正常產值,因為這個社會中並不允許一個人可以改變世界,當然也不會允許沒有流程的產業創新。 

但是也不是只有壞事,因為如果要參加這個日常生活實驗室的話,只要需要經過很少的研究法訓練,主要是關於「觀察與體現」這兩件事情的循環。舉個例來說好了,如果你經由「觀察」找到某個問題之後,就要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也就是「體現」。「體現」完之後也許需要自己來做點實驗,找朋友或家人也可以,然後再繼續「發現」問題。好了,如果可以持續整理這樣的流程,那你也就成為日常生活實驗室的一員。

 日常生活實驗室就是「每日創新」。幾十年來,我們的生活模式幾乎沒有特別改過,但是現在科技的確改變了表層,讓我們因為科技的進步而每天忙得要死,但是日常行動卻沒有特別改進(走路看手機算是 ),或許這樣的日常生活實驗室可以讓我們有新一層的體會,或許我們真的需要這個東西也不一定。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