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4日水曜日

老派理髮店之必要

 

最近找到了一間理髮店,在市場裡面。沒有什麼招牌,甚至玻璃門都只能一個人通過,走進去之後只有並排的兩張理髮椅。老闆戴著傳統的四方銀框眼鏡,頭髮梳理得整整齊齊的,果然有老派理髮店的形象。

第一次我在內心慌張之中完成了理髮,為什麼慌張呢?因為過去的理髮店都會有人問我,先生,有沒有需要茶水?要不要看報章雜誌?要選哪一號設計師?不過,在老派理髮店是完全不需要的,反而造成了自己的心裡困擾。剪頭髮嘛,老闆還是問了一下我要怎麼樣的髮型。我回答:就修一修吧。不用蓋耳朵就好了吧?不用,我回答。老闆下刀極為精準,抓了一下髮線,兩三下就打薄完畢,再用平板梳修齊靠近耳朵的細微髮絲,更為精細的剪刀仔細修剪,也不過三五分鐘就完成。最後當然是用電動推剪機整理後腦勺。

剪頭髮的同時,我假裝睡著,因為身為一個不善於聊天的客人,只好用低級招數呼攏過去。但去過幾次之後,他也沒開過口,老派的專心讓他成了無口的師傅。

再來就在位置上換了另外一件斗篷,在頭上加了點洗髮精跟水,就這樣洗起頭來。等,等一下,這不應該是在洗頭髮的專屬位置上,還有專門的洗頭小妹來做的事情嗎?不過他沒看出我心裡的漣漪,極其自然的洗起頭來,泡沫掌握得極好,手勁也夠,真的差點睡著。之後他示意我到一個小洗手台前,坐在小板凳上,頭往前伸剛好進入水盆。老闆這時用蓮蓬頭開始幫我洗頭,順勢從我耳朵後方用手遮住,以免肥皂水倒灌進去。洗完之後,老闆遞給我熱騰騰的毛巾,蒸氣剛好打開了臉的毛細孔,擦完臉跟脖子上的雜髮,只覺神清氣爽,人生再活過了一次。

最後是用剃刀仔細的修整鬢角,用吹風機跟用已經好幾年沒看到的圓梳子,慢慢的把髮線吹出來,然後捲著吹高,雖然心裡一直覺得這也太費工了,不過在這裡他是老大,所以我就聽話吧。這時他才會吐出第一句台詞:(台語)今天真熱啊,我回答:(台語)恩啊,太熱受不了。之後同時我們兩人再次享受良好的沈默。

結束之後付了錢,出了店門口之後看到前面的榕樹,才發現原來這家店沒有冷氣。嗡嗡的電風扇吹著,老闆眼睛瞇瞇笑著:要再來啊!

我會再來的。

對於老派理髮店來說,客套就不必了。不管是陌生人或是常客,進來店裡就是客人。老闆的人情是手上的那把剪刀,有技術就有客人。些許細節不需妥協,也不用解釋,我們這些老派客人能夠理解。

最後還去了好幾次,每次都會等上幾個人才剪得到,老闆遞給我一張名片,請我先打電話過來預約才不會白跑一趟。他的客人千篇一律的都是五十歲以上的大叔,給他剪頭髮也有幾十年歷史了吧?這時老闆才會瞇著眼笑笑跟他們聊天,不外乎就是天氣,小孩好不好,最近股票有沒有賺錢,這一類的話題。等待的時候像是看著電影的片段一樣,只要附上配樂就是完美的,是枝裕和導演的作品。

不要問我在哪裡了,身為一個忠實的好客人,這點隱(自)私是必要的。而且我已經成為老闆的粉絲,以後還要請他多多照顧,不要這麼快就退休啊!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