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6日金曜日

一球一球

現在像是春訓完的投手,站在開幕戰的投手板上。

我現在狀況很好,做完了暖身操,感覺血液在肌肉裡竄動,充滿力量。剛開始的時候我只打算用五分力作投球練習,找到今天進壘的角度。有時候變化球好,有時候直球好,每一天身體都有或多或少的不同,所以微調整是必要的。找好角度之後,就往上加到七分力,使勁地往牛棚的捕手身上投。

敵方的拉拉隊一直想要把我扯下來,最好是一開始打個首位打者全壘打,但是我打算慢慢投。第一球先來個外角低,看看裁判的好球帶在哪裡。再來挑戰打者的時機掌握程度,所以得投個變化球。第三球可以往內角送。但是勝負在第四球,每個投手都想要三振第一個打者,但我不會,我打算讓他掌握不到速差,打個內野滾地球讓二壘手處理。

雖然同樣是一出局,但過程跟三振不同。我讓隊友參與,讓節奏掌握在手上,因為我打算完投九局,不用無安打無失分。

身為一位投手的自覺:腦袋必須清晰無礙,完全聽不見觀眾的調侃,眼睛裡只有暗號跟捕手手套。

棒球即人生。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