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7日金曜日

微笑曲線再考(三)

那麼新創公司對於「一」曲線要如何看待?

「一」曲線除了是種個人經驗法則之下的產物之外,並無其他(如果要的話我還是可以擠出幾篇論文討論這件事情,例如Neil Gershenfeld的How to make almost anything,如果是結合思考與生產製造的方式可以看看Karl D.D. Willis的Interactive Fabrication: New Interfaces for Digital Fabrication等等)。


真正重要的還是認知到「生產」=「雙向互動資源分享」的概念

這也是我不太喜歡用「整合」這個詞彙的因素,整合的概念就是像撒尿牛丸一樣,把規格,市場與控管全部揉成一個丸子,放在鍋子(產線)之後就可以給客人吃。對於新創公司而言,整合生產的風險不會少於研發或是行銷突破。馬睿也在Tech Crunch <观点:硬件产品制造与投资面临着独特挑战>裡寫到:
至少在本文截稿時,硬件已成為風投行業的新寵兒。但是,正如我在上面所指出的,投資硬件行業依舊風險重重,這並不僅僅是因為許多隱性成本以及與實體產品上市有關的種種困難。因此,在下一次對硬件產品進行投資之前,早期投資者應該記得問一問下面這幾個問題:
  1. 創始團隊之前是否有過實現產品產業化的經驗?如果沒有這種經驗,創始團隊是否擁有或打算聘請經驗豐富的工業工程師?這些工程師曾與工廠合作過,對技術產品進行商業化。
  1. 他們究竟是如何找到這家工廠的,以及在此過程中的篩選流程?他們至少對這家公司實施過至少一次的審計嗎?
  1. 最後,對於那些口口聲聲說“在大陸/台灣等地方製造”的廠商來說,工程團隊是否有核心成員常駐那裡,業餘的工程師也行?請注意,即便工程團隊自稱依賴於第三方顧問機構,但在那裡擁有物理存在至少可以確保“誰的嗓門大誰就厲害”這一道理得到體現。
所以「一」曲線不是給現在的工業產品製造商如BMW或是TOYOTA,也不是工業4.0的模型,它其實是網際網路現象中的設計生產模式,也就是依賴網際網路中的新創設計生產都是「小」項目,用不到傳統大刀解決,更不要存有過於美好的想像,認為一個生產製造顧問公司可以解決所有的困難,只要遞交設計圖就會像印表機一樣印出東西出來。

即使是印表機,也會有出問題的時候,更何況是現在的設計生產體制?

如果產品良率或是隱藏成本過高損害到獲利的話,還笑得出來嗎?這也是我們為什麼要質疑過去的微笑曲線無法在網際網路思維下生存的主因:到底我們需要什麼樣的生產體制?

--

  • Gershenfeld, N. (2012). How to make almost anything. Foreign Affairs, 91(6), 43-57. / PDF
  • Willis, K. D., Xu, C., Wu, K. J., Levin, G., & Gross, M. D. (2011, January). Interactive fabrication: new interfaces for digital fabrication. In Proceedings of the fif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Tangible, embedded, and embodied interaction (pp. 69-72). ACM. / PDF
  • 观点:硬件产品制造与投资面临着独特挑战 / Link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