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日金曜日

微笑曲線再考(一)

1992年施振榮先生為了解釋宏碁的企業戰略中,使用了「微笑曲線」一詞,舉出專利技術與品牌通路行銷分屬兩端。如果要增加企業獲利,就應該要往兩端移動(見維基百科)。過去的23年來,不斷的在各種轉型再造會議中出現,成為許多人心中不變的策略原型。



如果這理論模型能持續的話話,現在宏碁的股價就不會在十幾塊上下震盪,更不會轉型了這麼久都還沒有轉過去。所以這個理論模型,的確是有必要再去思考的意義。更何況現在看到深圳Maker Faire,工業4.0或是許多代工產業開始支持硬體創業的風潮,如果說製造與組裝真的沒有什麼價值,那麼這些基於毫無價值的製造業提案根本不會出現。

製造業是一個工業效率體系的基礎,他的附加價值不高的原因,其實真的是符合華人社會裡「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的儒家特性。但是我不是想要討論儒家跟製造業的關係,這篇文章是希望再去思考一下微笑曲線的現象意義。

台灣社會從來沒有出現過毫無製造基礎而長大的企業,檯面上的所有中小型產業,絕大部份都是有自己的工廠,不論是在中國,東南亞或是台灣。這些老闆很清楚地理解到一件事情,生產線絕對不能掌握在別人手上,有太多的研發與行銷的Know-how都發生在產線,有太多的知識需要學習。每學習到一件事情,就等於產品的競爭力提升了。

更不要說許多工業發展國的關鍵技術根本沒有外流,德國的精密加工,日本的引擎重工業,北歐的金屬與木工技術都掌握在自己手上。現在的深圳更要把快速反應與小額量產的一條龍產業環境全部在當地生根。不要說硬體,軟體生產才是互聯網經濟的原動力,都牢牢掌握在以上的國家的手掌心內。換句話說,美國希望製造業回流的新聞,不就是打了微笑曲線一個大巴掌?

那我所想像的產業曲線是什麼呢?

其實是「一」曲線,這個一可以多短(時間與物理空間上),就是競爭力。



一企業的標準樣貌就是研發與市場並行,製造是串起兩端的關鍵,所以製造環境上的反應效率的快慢,就決定了一的長短。快速的一企業可以藉由每一次的敏捷開發縮短研發到市場的距離。普通的產品需要多次的「一」曲線才能形成商品化。(1→N)

換句話說,我認為附加價值這件事情其實是要多次磨練後才會出現,不是一開始做行銷或是研發就很有附加價值,觀念上是要儘量讓製造「維持」住研發與行銷的能量,再讓他們兩個互相拉高附加價值。製造研發,就是產品的升級,也就是為什麼現在美國或是其他製造業外移的國家想用Maker Space或是FabLab再把製造的能量拉回來,因為他們都很清楚如果不這樣做,有再強的研發或是行銷都會面臨到資源與能源不足的問題,更不要說大型跨國企業想要讓製造分散化,用當地的資源生產當地使用的產品,減少碳足跡的費用。

下個結論,我認為微笑曲線是資訊時代工業產品的終焉,也就是說當這個理論提出來的同時,工業產品的時代也就結束。下個世代是資訊時代的網路產品,所有的人類經濟活動都將被數位記錄與分享,減少這過程的能源耗損就等於是效率(=附加價值)的提升,也就是在製造上創造高附加價值才是王道。

或許我們要看到微笑曲線改變的一天,真正的網絡世界才會到來。(待續)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