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1日水曜日

服務嵌入式產品(SeP)

今天有兩個新聞,第一是Google發布了新的機器學習系統 TensorFlow,第二是NVIDIA也發布了最新的圖像學習嵌入式GPU系統Jetson。這兩個新聞除了關鍵字是機器學習之外,還有一個關鍵字是「嵌入式」。

image courtesy - http://tensorflow.org/

「嵌入式」原本就是一種充滿現象的名詞,除了原本鑲嵌的意義之外,更能做為異質系統的合成(Composite)功能敘述。



我們日常生活中充滿了嵌入式系統,舉例來說好了,水龍頭的自動紅外線感應就是一個嵌入式系統,它鑲嵌在許多層次上,例如產品就能去除掉原先水龍頭開關的機構,能夠自動配合使用者的訊號提供洗手水,更是鑲嵌在社會文化上,因為文明某種程度是架構在技術上,技術提供的內容物不只是功能而已,還有可能是價值。創新產品所帶來的賦予價值(Given Value)則成了每樣新產品一定會問到的價值主張(Value Proposition)。

有這個前提,再來看看小弟2008年的論文就覺得當初的無間地獄真的有值得:

An Approach on Functional Analysis in Developing Guideline for Designing Service-embedded Product
(以功能分析方法發展服務嵌入式產品方針)

簡單來說就是希望能夠解析一個新的概念(Notion):服務嵌入式產品(Service-embedded Product, SeP)。站在軟體即服務(Software as a Service)的角度上,以後所有的帶有網際網路服務的產品即會形成一個服務嵌入式的狀態。


圖中顯示了要發展服務嵌入式產需要的活動者(Actor)狀態。

以這個角度去解釋這兩個新型嵌入式產品要如何設計互動,再設計任何一種服務嵌入式產品都會有幾個狀態需要進一步解決: 

1. 服務所需的感知功能: 功能跟感知能力是一體的,舉例來說,日前有一家人出門旅遊,父母希望小孩關掉飯店的電話,但是小孩不知道如何拿起話筒與放下,因為他們的環境都是智慧型手機,沒有螢幕就不知道怎麼操作。

所以,試想若有一台門鎖內嵌了TensorFlow,能夠自動分析回家/離家/送貨的時間,門鎖的功能成為服務之後,人類要怎麼使用感知功能來開/關門? 是否改變產品設計上的認知? 鎖的機構件會不會變成感測器與齒輪? 都是設計上會遇到的問題。 

2. 服務提供者不見得是傳統的鎖的製造商,或許是電信商,或是保險業者: 如果電信商能夠掌握人們在家的時間,再開啟網路功能的話,是否能夠節省整體網路效率? 或如果保險業者可以藉由回家的型態分析是何種家庭,進行何種活動,分子是否特殊,出入是否頻繁,可不可以增加保全系統的效率? 這些都是可能的服務提供者所獲得的利益,通常不是傳統硬體製造商能夠掌握。 

3. 能源使用效率: 這就不用提了,如果服務能夠在需要的時候再提供,而不是閒置的狀態,這對整體系統效能都會提升(如下圖Jetson與TX1的效能比較)


如果要提的話還滿多問題需要一個一個解釋,不過我就此打住。也只是希望更多人能夠不要想著這樣的新技術如何改變「現有的產品」,而是如何讓它能夠走向更為緊密的網絡。

Tsai, T. J., Lévy, P., Ono, K., & Watanabe, M. An Approach on Functional Analysis in Developing Guideline for Designing Service-embedded Product. International Service Innovation Design Conference 2008 (Busan) /  PDF

[Objectified Archetype] Exploit new domain: affordance and service-embedded product / Link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