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4日月曜日

105 數位設計與呈現

「數位設計與呈現」已經邁入第二年,跟第一年不知所云的緊張感比較起來,第二年改了幾乎50%以上的內容,看看課程大綱吧

--
本次開設「數位媒體呈現(Appearance of Digital Media)」課程,目的在於給予商業管理人士對於電子媒體所具備的基本知識

由於電子媒體牽涉到相當多領域(multi-disciplinary)的交會,例如關於人的心理學,社會學,生理學,關於物件的資訊科技,以及關於媒體的傳播理論等等。此多領域的發展造成了數位媒體在應用導入方面成了現代企業非常大的影響:對於傳統經濟來說,數位媒體產生的「長尾」理論,排除了過去商業邏輯,成了現代電子商務的基礎。

除了媒體的商業應用之外,更需要關心的是媒體過去從哪裡來,現在是什麼?未來會往哪裡去?網際網路的盛行完全改變了媒體的本質,形成了數位革命的基礎。「虛擬」成為「現實」,「現實」也變成「虛擬」的雙方反身性形成了現代媒體的基礎,也同時形塑了生活的樣貌。 每一部分皆有相關的工作坊與實作練習。

教學方法 上課方式以媒體設計案例為主,主要分成三大部分。第一,關於數位媒體的歷史發展。第二,數位媒體的現在與未來發展,第三,如何在數位時代進行策略規劃。
--

事實上,在商學院教(尤其是教有經驗的管理者)設計這件事情,狀況不是我想像的這麼簡單,所以我打定了「不教設計方法」這個原則。為什麼「不教設計方法」呢?老實說管理者都有自己的方法,要不然沒辦法在競爭這麼激烈的情況之下存活,所以也會試著學習方法當作自己的武器,這些我都清楚。

如果我教了設計方法,管理者會沿用方法不說,甚至在沒有考慮文脈之下直接套用。舉個例子吧!過去商學院常用的SWOT或是五力分析就是絕佳的範例,不是每一間企業都適合用SWOT分析(甚至還有人教錯誤的SWOT),或者有人說自己的人生可以用SWOT分析。所以,當手上拿著榔頭的時候,會把問題都當作釘子。

我「不教設計方法」,那這九堂課要上甚麼呢?想來想去的結果,發現與其教設計理論,不如直接把科技當作人工物.,用Actor-network Theory常講的符號(Symbolic),網絡與權力結構,狀況(Situation)放在每一堂課之間,讓設計成為體現而非全部,到最後歸類為「人性」與「技術」。

  • 數位媒體革命
  • 網路支援協同工作(Computer-Supported Cooperative Work, CSCW) 
  • 網際網路社群媒體(Social Media) 
  • 互動媒體美學(Aesthetic of Interactive Media) 
  • 工作坊(一):媒體設計思考(Media-based Design Thinking) 
  • 實體嵌入式媒體(Tangible and Embedded User Interface)
  • 工作坊(二):網際網路硬體(Internet Hardware)
  • 穿戴式運算(Wearable Computing)
  • 給下一個媒體世代的策略(Strategies of Next Generation)

所以我們談現代企業、設計實務、研究、意義與價值,談談美學與思考,也在上課的時候玩玩新技術。你可以說這些事情都跟設計無關,但也都跟設計有關。當有人需要開啟新專案,新機會或者是新設計的時候,這些思維都會影響決策品質。

換句話說,可能這些都會內化成為自己的心法(或者聽過而已也沒關係),希望有朝一日,我能夠看到在台灣的設計與商業完美的融合,就像是我們曾經欣賞的那些「國外案例」,有一天可以拿自己的案例說說嘴。




最後的結語,我借用了卡爾維諾的給下一個太平盛世的備忘錄,列出「輕、快、準、顯、繁」作為數位設計在「重、慢、曖昧、隱晦、簡」之中的遊走,給同學們一點點心法。就如同沒有完美的人一樣,也沒有完美的課程,就繼續前進吧!

0 件の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